English
郵箱
聯系我們
網站地圖
郵箱
舊版回顧


變態另類`

文章來源:wukongzhanqun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11-20 02:20:17  【字號:      】

  薛嘉禾幼年時不知道,在汴京時還是看過地圖。陜南就在大慶最南端,穿過樹林后便和南蠻接壤,只是這片樹林十分廣袤,因此行軍打仗也有諸多變數。  若是害喜,來得也太晚了些。  薛嘉禾攬了他脖子,笑嘻嘻地做了個鬼臉道,“就不聽。”變態另類`

  薛嘉禾在貴妃椅里躺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,就聽見珠簾嘩啦一聲響了,只道今日綠盈回來得快,懶洋洋擺手道,“放桌上吧,我一會兒涼快了再吃。”變態另類`  薛嘉禾倒不太詫異。  蘇恬記得,好像現代的高一也是這樣的,之前她老老實實上高中的發小就經常跟她抱怨,學了這門,那門又忘記了,考試的時候就苦不堪言,然后就羨慕蘇恬有個好腦子,能夠直接跳過地獄般的高中三年,直接進入大學。  蕭御醫捻了捻胡子,眼神奇異道,“這就要王爺自己判斷了。”

  薛嘉禾正要拒絕,容決反應極快地搶了話頭。  苦你大爺。  薛嘉禾眨了眨眼,輕聲道,“他多少是拿了玉牌來給我,有那么幾分讓我將過去放下的意思,這對他來說也很足夠了,我畢竟不是怎么和他平起平坐的立場。想來想去,他想瞞我還是告訴我,其實都是個情分,不是本分,我沒理由生他的氣。”變態另類`  若世上有什么后悔藥,容決回頭第一個否決讓藍東亭去當薛嘉禾夫子這個餿主意,從源頭解決藍東亭和薛嘉禾認識渠道。

變態另類`  薛嘉禾看了眼也跟著入戲的綠盈,好容易繃住了自己的嘴角,“也是老相識了,不至于磕這么多頭,抬起臉來吧。”  薛嘉禾有些訝異趙白會問這樣的問題。她歪頭想了片刻,道,“我不必他們成為人上人,也不愿‘為他們好’便做出違逆自己本心的事。要是我僅僅為了你說的理由回到汴京,日子久了,我不知道會不會生出怨懟來。況且……也有別的理由。”  蕭御醫給薛嘉禾和容決行了禮,趁這短暫的功夫冷靜下來,道,“若是殿下同王爺有事相談,不如我改日再來?”

  薛嘉禾為容決直白的威脅睜大了眼睛,她突然后悔起來剛剛還在幼帝面前給容決說好話的行為——幼帝說得根本沒錯,容決就是恣睢妄為,殺人奪權在他口中就跟喝一口白水似的那么簡單。  薛嘉禾動了動眼珠,片刻后才難掩疲倦地掀開眼簾,“方才嚇到你了?”  蘇恬轉頭把臉悶在楚澤濤懷里,任憑眼淚無聲無息的弄濕了他胸前的衣服。變態另類`




附件:

視頻推薦

專題推薦


© 變態另類`SEO程序:僅供SEO研究探討測試使用 聯系我們

請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則后果自負,一切與程序作者無關!

大乐透20倍追加中大奖